2019培训服务合同纠纷案件胜诉判决书

时间:2020-02-07 15:53:38| 专长:合同纠纷| 来源:周宏杰律师

  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
 
  民 事 判 决 书
 
  (2018)沪02民终11459号
 
  上诉人(原审被告):刘XX,女,1979出生,满族,户籍地内蒙古自治区乌海市。
 
  委托诉讼代理人:赵陆一,上海明伦律师事务所律师。
 
  委托诉讼代理人:胡慧斌,上海明伦律师事务所律师。
 
  被上诉人(原审原告):项XX,女,1990年出生,汉族,住上海市。
 
  委托诉讼代理人:周宏杰,北京盈科(上海)律师事务所律师。
 
  上诉人刘XX因与被上诉人项XX服务合同纠纷一案,不服上海市普陀区人民法院(2017)沪0107民初25491号民事判决,向本院提起上诉。本院于2018年12月11日立案后,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理,本案现已审理终结。
 
  刘XX上诉请求:撤销一审判决,改判驳回项XX一审的全部诉讼请求。事实和理由:双方的服务合同包含四项内容,即价值人民币(以下币种同)3,999元的舞团培训(并赠送巨星舞蹈课程),价值4,999元的4-6级舞蹈课程培训,价值5,500元的埃及舞蹈课程培训,以及价值60,000元的私教培训。上述四项课程中,上诉人已向项XX履行了第一项的舞蹈教学服务;对于第二项服务,上诉人当面向项XX告知了开课时间,并在微信公众号上共计发布了6次开课通告,但项XX未按时前来上课,系自行放弃合同权利;对于第三项服务,至项XX起诉之时尚未开课,但上诉人已为其预留了席位。后该课程于2018年开课,因项XX已提起本案诉讼,准备申请退费,故亦未参加;对于第四项服务,上诉人在项XX交费前即已明确一旦交费则不予退还,并给予其一周时间考虑,项XX表示同意不予退还。况且,为了履行私教服务,上诉人被迫停掉了四个月的演出活动,经济损失巨大。综上,上诉人已全部履行合同义务,本案不存在退还服务费的事由,项XX在接受合同服务内容后提出解除合同,有违诚实信用原则。
 
  项XX辩称,关于4-6级舞蹈课程培训,被上诉人从未收到过开课通知或信息;关于私教课程,刘XX收取60,000元后未提供任何私教服务。要求维持原判。
 
  项XX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:1.解除双方口头服务合同;2.刘XX退还学费73,599元。
 
  一审法院查明事实:2017年4月21日,项XX支付给刘XX800元。同年5月21日,项XX向刘XX发送微信称:“长期是补多少费用?”刘XX回复:“再补3,100就好了”。当日,项XX通过支付宝支付给刘XX3,100元。同年6月15日,项XX通过微信分两次共计转账支付给刘XX4,999元,项XX、刘XX均确认该款系4至6级课程培训费用。2017年6月23日,项XX再次通过支付宝转账支付给刘XX5,500元,项XX、刘XX均确认该款系埃及舞蹈课程培训费用。同年7月14日,项XX通过支付宝转账支付给刘XX30,000元。同年7月24日,项XX发送微信给刘XX称:“老师,我在啦”。同日,项XX再次通过支付宝分三次共计转账支付给刘XX30,000元。项XX、刘XX均确认该两笔款项共计60,000元系私教培训费用。同年7月26日,刘XX向项XX发送微信称:“马上到。自己联系啊”。项XX回复:“好滴”。刘XX再次回复:“今天多上半个小时”。同年7月28日,刘XX向项XX发送微信称:“老师,我今天到了就找到那个男负责人……我还怕你来了我没处理好……”2017年8月21日,项XX、刘XX及项XX丈夫陈汉生谈话时,陈汉生询问:“6万?是上到什么时候?”刘XX称:“年底”。陈汉生再次询问:“这个年的年底是吗?每个星期一三五?”刘XX回复:“一三五”。项XX主张除舞团排练外,其余课程刘XX均未向项XX提供培训服务,刘XX行为构成违约。刘XX则认为,项XX已参加舞团培训(价格为3,999元)及私教课程,系项XX自身原因致其未能参加4-6级培训,埃及舞蹈培训课程未届履行期,故刘XX并未违约。项XX、刘XX协商未果,故项XX起诉来院,请求判令如其诉请。
 
  一审法院认为,刘XX已收到本案系争钱款,双方争议焦点在于:刘XX是否已向项XX提供全部培训服务。项XX主张其仅参加了舞团培训课程,其余课程均未参加。刘XX则辩称其已向项XX提供全部培训课程,未参加4-6级舞蹈培训课程原因在项XX,而埃及舞培训课程尚未开展。根据项XX、刘XX当庭陈述及微信联系记录,关于3,999元培训课程,双方均确认该培训费用刘XX除提供项XX舞团培训服务外,还赠送项XX舞蹈巨星课程及6级课程,但刘XX未能如期提供6级课程,刘XX辩称其已向项XX提供舞蹈巨星课程,但对此并未充分举证,故对其该辩称难以采信。关于刘XX辩称4-6级课程系其以口头方式通知项XX开课信息,系项XX自身原因未参加培训及埃及舞蹈培训履行期未至之辩称意见,因无法确认上述事实,刘XX对此亦未充分举证,故对其辩称均难以采信。关于项XX主张刘XX并未向其提供私教服务之意见,根据项XX、刘XX间2017年7月24日、26日、28日微信联系记录,如项XX称“老师,我在啦”,刘XX称“今天多上半个小时”等内容来看,刘XX辩称其已为项XX提供6小时私教服务更为合理,但根据项XX提供的其与刘XX间录音,刘XX辩称私教课程服务费用为每小时10,000元与其录音中所述不符,刘XX对此并未充分举证,对此亦难以采信。对于项XX要求解除双方间服务合同之主张,鉴于刘XX存在迟延履行,故项XX该诉请与法不悖,予以支持。关于项XX要求刘XX退还服务费73,599元之诉讼请求,鉴于刘XX已提供舞团培训及部分私教培训服务,酌定刘XX尚需退还项XX服务费69,277元,故对项XX该诉讼金额予以调整。据此,判决:一、项XX、刘XX间服务合同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解除;二、刘XX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退还项XX服务费69,277元。
 
  本院二审期间,刘XX补充提供以下证据:
 
  证据1.zaza老师给项XX教授课程的部分视频,旨在证明刘XX提供了舞蹈巨星课程,zaza老师给项XX上了私教课程。
 
  证据2.“上海世界东方舞艺术节”微信号朋友圈,旨在证明该微信号分别于2017年8月20日、27日、28日、30日、9月3日公布了4-6级的学习时间,但刘XX主动放弃学习;且,在项XX提起本案诉讼要求退费时,埃及舞蹈课程尚未到开课时间。
 
  证据3.刘XX和项XX的微信聊天记录,旨在证明刘XX在2017年7月22日特别提醒项XX学费不退,项XX表示同意,并承诺不会退费。
 
  证据4.项XX与zaza的合影和公众号宣传海报,旨在证明项XX通过刘XX获得表演机会、zaza的代言机会等商业宣传资本。
 
  项XX经质证认为,证据1、4与本案无关;证据2,刘XX未通知到本人;证据3,刘XX未提供相应的课程服务。本院认为,上述证据虽于二审中提供,但均形成于一审庭审结束前且不属于当事人无法自行收集的证据,故不属于二审程序中的新证据。对于当事人二审争议的事实,本院认定如下:一审法院查明的法律事实无误,本院予以确认。
 
  本院认为,项XX与刘XX之间的服务合同关系成立,项XX支付了所有舞蹈课程的培训费用,刘XX理应提供相应的培训服务。依据查明的事实,项XX确未参加4-6级舞蹈课程培训及埃及舞蹈课程培训。其中,关于4-6级舞蹈课程培训,刘XX辩称曾口头告知项XX并在微信公众号上发布了开课时间,系项XX自行放弃合同权利,未按时前来上课。但对于口头通知一节,刘XX未提供证据加以证明。而对于微信公众号发布信息一节,一方面证据的真实性存疑,另一方面也不能就此证明项XX通过微信公众号发布的信息已知晓开课时间。据此,本院无法认定刘XX已将4-6级舞蹈课程培训的开课时间有效地通知到项XX本人,项XX未参加该项课程培训,责任不在项XX一方。关于埃及舞蹈课程培训,至项XX提起本案诉讼前确实尚未开课。因此,项XX要求退还上述课程培训的费用,理由成立,应予支持。关于私教培训,依据项XX提供的证据和双方当事人的陈述,应上课至2017年年底,每周三次,现刘XX自认仅为项XX提供6小时的私教培训服务,故未完成部分的费用应予退还。刘XX辩称提供私教培训服务造成其巨大的经济损失,未提供证据加以证明。至于项XX在微信聊天中虽有同意不予退费,但这只是其表达当时积极求学的强烈意愿,而不能证明双方已就不予退还私教费用一节达成共识。刘XX关于不予退还私教培训费用的上诉意见,不能成立,本院不予采纳。
 
  综上所述,上诉人刘XX要求免予退还服务费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,应予驳回;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,适用法律正确,应予维持。依照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》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(一)项之规定,判决如下:
 
  驳回上诉,维持原判。
 
  二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1,532元,由上诉人刘XX负担。
 
 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。
 
  审判长 赵 俊
 
  审判员 周 喆
 
  审判员 熊 燕
 
  二〇一九年二月二十八日
 
  书记员 卞耀辉